战国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贵妃她又轰动后宫了 > 第440章 你抱得太紧勒着星星了
    当初如果自己强硬一些,不许她去荣王府,不许她这么不顾礼义廉耻的贴上门去,星星就不会遭受这种重罪!
    都怪自己,当初身困牢笼,还以为她去了荣王府,讨了荣王的欢心,她们母女就能逃离苦海。
    是她存了这种心思,才让星星一脚踏进了那火坑里去,最后落得那等的下场!
    都是她的错啊!
    乔夫人紧紧拥着乔如星,还是哭得不能自己。
    乔如星被勒得快要不能呼吸了,可是母亲情绪激动,需要发泄,她只能一动不动,像一根咸萝卜似的被母亲紧紧的拥着。
    乔风看得低低提醒道,“母亲,你抱得太紧,勒着星星了。”
    乔夫人回过神来,一下子放开了自己的手,紧张的道,“母亲勒着你了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都怪母亲,一时欢喜太过……”
    乔夫人有些手足无措。
    乔如星笑道,“我没事,我又不是豆腐,我身体好着呢,母亲随便勒。”
    她一句话逗笑了乔夫人,乔夫人笑中带泪,“你这孩子!”
    然后执起了她的小手道,“让母亲看看你,好好看看你。”
    乔如星站了起来,转了一圈,让她好好看个遍。
    乔夫人看见她长得很好,比以前漂亮了许多许多,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,气质也跟以往大变样,不由得又欣慰又心疼。
    欣慰是她变得这么好!
    心疼是,她受尽了劫难,受尽了磨难,才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!
    她的星星啊!
    乔夫人执着她的小手,禁不住又眼眶发红,泪珠滚滚。
    乔如星拿起手帕,帮她擦掉眼泪,低低安抚道,“母亲别哭,我这不是好好的么,谁不曾爱过几个渣男呢,往事如风,过去的事我都忘了。”
    “忘了好,忘了好,以后跟在母亲身边,母亲会好好护着你,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。”
    乔夫人擦了擦自己的眼泪,哽咽一句。
    母女俩你一句我一句,执手诉说衷肠,说了许久许久。
    小九也住在这里,她已经带着那个小姑娘去厨房做了一桌子菜出来了。
    走了进来,笑盈盈的道,“夫人,七哥,星星,晚饭做好了,咱们吃饭吧。”
    乔夫人赶紧道,“对,先吃饭,星星千里迢迢回来,一定是饿了,都怪我,只顾着问长问短。”
    乔如星笑道,“还真是饿了。”
    起身走了出来。
    饭摆在院子外头,乔风将乔夫人推了出来。
    乔如星看着乔夫人的双腿,蹙眉问,“母亲的脚怎么了?”
    乔夫人摆摆手道,“没事,老毛病了,不用管我。”
    乔如星也懂一些医术,想要帮她看看,于是蹲下来掀开她膝头上的毯子,一时间傻了眼。
    毯子下面空荡荡的……
    母亲的双腿,母亲的双腿没有了……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    乔如星一脸茫然的看向了乔夫人。
    当初如果自己强硬一些,不许她去荣王府,不许她这么不顾礼义廉耻的贴上门去,星星就不会遭受这种重罪!
    都怪自己,当初身困牢笼,还以为她去了荣王府,讨了荣王的欢心,她们母女就能逃离苦海。
    是她存了这种心思,才让星星一脚踏进了那火坑里去,最后落得那等的下场!
    都是她的错啊!
    乔夫人紧紧拥着乔如星,还是哭得不能自己。
    乔如星被勒得快要不能呼吸了,可是母亲情绪激动,需要发泄,她只能一动不动,像一根咸萝卜似的被母亲紧紧的拥着。
    乔风看得低低提醒道,“母亲,你抱得太紧,勒着星星了。”
    乔夫人回过神来,一下子放开了自己的手,紧张的道,“母亲勒着你了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都怪母亲,一时欢喜太过……”
    乔夫人有些手足无措。
    乔如星笑道,“我没事,我又不是豆腐,我身体好着呢,母亲随便勒。”
    她一句话逗笑了乔夫人,乔夫人笑中带泪,“你这孩子!”
    然后执起了她的小手道,“让母亲看看你,好好看看你。”
    乔如星站了起来,转了一圈,让她好好看个遍。
    乔夫人看见她长得很好,比以前漂亮了许多许多,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,气质也跟以往大变样,不由得又欣慰又心疼。
    欣慰是她变得这么好!
    心疼是,她受尽了劫难,受尽了磨难,才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!
    她的星星啊!
    乔夫人执着她的小手,禁不住又眼眶发红,泪珠滚滚。
    乔如星拿起手帕,帮她擦掉眼泪,低低安抚道,“母亲别哭,我这不是好好的么,谁不曾爱过几个渣男呢,往事如风,过去的事我都忘了。”
    “忘了好,忘了好,以后跟在母亲身边,母亲会好好护着你,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。”
    乔夫人擦了擦自己的眼泪,哽咽一句。
    母女俩你一句我一句,执手诉说衷肠,说了许久许久。
    小九也住在这里,她已经带着那个小姑娘去厨房做了一桌子菜出来了。
    走了进来,笑盈盈的道,“夫人,七哥,星星,晚饭做好了,咱们吃饭吧。”
    乔夫人赶紧道,“对,先吃饭,星星千里迢迢回来,一定是饿了,都怪我,只顾着问长问短。”
    乔如星笑道,“还真是饿了。”
    起身走了出来。
    饭摆在院子外头,乔风将乔夫人推了出来。
    乔如星看着乔夫人的双腿,蹙眉问,“母亲的脚怎么了?”
    乔夫人摆摆手道,“没事,老毛病了,不用管我。”
    乔如星也懂一些医术,想要帮她看看,于是蹲下来掀开她膝头上的毯子,一时间傻了眼。
    毯子下面空荡荡的……
    母亲的双腿,母亲的双腿没有了……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    乔如星一脸茫然的看向了乔夫人。
    当初如果自己强硬一些,不许她去荣王府,不许她这么不顾礼义廉耻的贴上门去,星星就不会遭受这种重罪!
    都怪自己,当初身困牢笼,还以为她去了荣王府,讨了荣王的欢心,她们母女就能逃离苦海。
    是她存了这种心思,才让星星一脚踏进了那火坑里去,最后落得那等的下场!
    都是她的错啊!
    乔夫人紧紧拥着乔如星,还是哭得不能自己。
    乔如星被勒得快要不能呼吸了,可是母亲情绪激动,需要发泄,她只能一动不动,像一根咸萝卜似的被母亲紧紧的拥着。
    乔风看得低低提醒道,“母亲,你抱得太紧,勒着星星了。”
    乔夫人回过神来,一下子放开了自己的手,紧张的道,“母亲勒着你了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都怪母亲,一时欢喜太过……”
    乔夫人有些手足无措。
    乔如星笑道,“我没事,我又不是豆腐,我身体好着呢,母亲随便勒。”
    她一句话逗笑了乔夫人,乔夫人笑中带泪,“你这孩子!”
    然后执起了她的小手道,“让母亲看看你,好好看看你。”
    乔如星站了起来,转了一圈,让她好好看个遍。
    乔夫人看见她长得很好,比以前漂亮了许多许多,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,气质也跟以往大变样,不由得又欣慰又心疼。
    欣慰是她变得这么好!
    心疼是,她受尽了劫难,受尽了磨难,才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!
    她的星星啊!
    乔夫人执着她的小手,禁不住又眼眶发红,泪珠滚滚。
    乔如星拿起手帕,帮她擦掉眼泪,低低安抚道,“母亲别哭,我这不是好好的么,谁不曾爱过几个渣男呢,往事如风,过去的事我都忘了。”
    “忘了好,忘了好,以后跟在母亲身边,母亲会好好护着你,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。”
    乔夫人擦了擦自己的眼泪,哽咽一句。
    母女俩你一句我一句,执手诉说衷肠,说了许久许久。
    小九也住在这里,她已经带着那个小姑娘去厨房做了一桌子菜出来了。
    走了进来,笑盈盈的道,“夫人,七哥,星星,晚饭做好了,咱们吃饭吧。”
    乔夫人赶紧道,“对,先吃饭,星星千里迢迢回来,一定是饿了,都怪我,只顾着问长问短。”
    乔如星笑道,“还真是饿了。”
    起身走了出来。
    饭摆在院子外头,乔风将乔夫人推了出来。
    乔如星看着乔夫人的双腿,蹙眉问,“母亲的脚怎么了?”
    乔夫人摆摆手道,“没事,老毛病了,不用管我。”
    乔如星也懂一些医术,想要帮她看看,于是蹲下来掀开她膝头上的毯子,一时间傻了眼。
    毯子下面空荡荡的……
    母亲的双腿,母亲的双腿没有了……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    乔如星一脸茫然的看向了乔夫人。
    当初如果自己强硬一些,不许她去荣王府,不许她这么不顾礼义廉耻的贴上门去,星星就不会遭受这种重罪!
    都怪自己,当初身困牢笼,还以为她去了荣王府,讨了荣王的欢心,她们母女就能逃离苦海。
    是她存了这种心思,才让星星一脚踏进了那火坑里去,最后落得那等的下场!
    都是她的错啊!
    乔夫人紧紧拥着乔如星,还是哭得不能自己。
    乔如星被勒得快要不能呼吸了,可是母亲情绪激动,需要发泄,她只能一动不动,像一根咸萝卜似的被母亲紧紧的拥着。
    乔风看得低低提醒道,“母亲,你抱得太紧,勒着星星了。”
    乔夫人回过神来,一下子放开了自己的手,紧张的道,“母亲勒着你了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都怪母亲,一时欢喜太过……”
    乔夫人有些手足无措。
    乔如星笑道,“我没事,我又不是豆腐,我身体好着呢,母亲随便勒。”
    她一句话逗笑了乔夫人,乔夫人笑中带泪,“你这孩子!”
    然后执起了她的小手道,“让母亲看看你,好好看看你。”
    乔如星站了起来,转了一圈,让她好好看个遍。
    乔夫人看见她长得很好,比以前漂亮了许多许多,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,气质也跟以往大变样,不由得又欣慰又心疼。
    欣慰是她变得这么好!
    心疼是,她受尽了劫难,受尽了磨难,才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!
    她的星星啊!
    乔夫人执着她的小手,禁不住又眼眶发红,泪珠滚滚。
    乔如星拿起手帕,帮她擦掉眼泪,低低安抚道,“母亲别哭,我这不是好好的么,谁不曾爱过几个渣男呢,往事如风,过去的事我都忘了。”
    “忘了好,忘了好,以后跟在母亲身边,母亲会好好护着你,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。”
    乔夫人擦了擦自己的眼泪,哽咽一句。
    母女俩你一句我一句,执手诉说衷肠,说了许久许久。
    小九也住在这里,她已经带着那个小姑娘去厨房做了一桌子菜出来了。
    走了进来,笑盈盈的道,“夫人,七哥,星星,晚饭做好了,咱们吃饭吧。”
    乔夫人赶紧道,“对,先吃饭,星星千里迢迢回来,一定是饿了,都怪我,只顾着问长问短。”
    乔如星笑道,“还真是饿了。”
    起身走了出来。
    饭摆在院子外头,乔风将乔夫人推了出来。
    乔如星看着乔夫人的双腿,蹙眉问,“母亲的脚怎么了?”
    乔夫人摆摆手道,“没事,老毛病了,不用管我。”
    乔如星也懂一些医术,想要帮她看看,于是蹲下来掀开她膝头上的毯子,一时间傻了眼。
    毯子下面空荡荡的……
    母亲的双腿,母亲的双腿没有了……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    乔如星一脸茫然的看向了乔夫人。
    当初如果自己强硬一些,不许她去荣王府,不许她这么不顾礼义廉耻的贴上门去,星星就不会遭受这种重罪!
    都怪自己,当初身困牢笼,还以为她去了荣王府,讨了荣王的欢心,她们母女就能逃离苦海。
    是她存了这种心思,才让星星一脚踏进了那火坑里去,最后落得那等的下场!
    都是她的错啊!
    乔夫人紧紧拥着乔如星,还是哭得不能自己。
    乔如星被勒得快要不能呼吸了,可是母亲情绪激动,需要发泄,她只能一动不动,像一根咸萝卜似的被母亲紧紧的拥着。
    乔风看得低低提醒道,“母亲,你抱得太紧,勒着星星了。”
    乔夫人回过神来,一下子放开了自己的手,紧张的道,“母亲勒着你了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都怪母亲,一时欢喜太过……”
    乔夫人有些手足无措。
    乔如星笑道,“我没事,我又不是豆腐,我身体好着呢,母亲随便勒。”
    她一句话逗笑了乔夫人,乔夫人笑中带泪,“你这孩子!”
    然后执起了她的小手道,“让母亲看看你,好好看看你。”
    乔如星站了起来,转了一圈,让她好好看个遍。
    乔夫人看见她长得很好,比以前漂亮了许多许多,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,气质也跟以往大变样,不由得又欣慰又心疼。
    欣慰是她变得这么好!
    心疼是,她受尽了劫难,受尽了磨难,才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!
    她的星星啊!
    乔夫人执着她的小手,禁不住又眼眶发红,泪珠滚滚。
    乔如星拿起手帕,帮她擦掉眼泪,低低安抚道,“母亲别哭,我这不是好好的么,谁不曾爱过几个渣男呢,往事如风,过去的事我都忘了。”
    “忘了好,忘了好,以后跟在母亲身边,母亲会好好护着你,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。”
    乔夫人擦了擦自己的眼泪,哽咽一句。
    母女俩你一句我一句,执手诉说衷肠,说了许久许久。
    小九也住在这里,她已经带着那个小姑娘去厨房做了一桌子菜出来了。
    走了进来,笑盈盈的道,“夫人,七哥,星星,晚饭做好了,咱们吃饭吧。”
    乔夫人赶紧道,“对,先吃饭,星星千里迢迢回来,一定是饿了,都怪我,只顾着问长问短。”
    乔如星笑道,“还真是饿了。”
    起身走了出来。
    饭摆在院子外头,乔风将乔夫人推了出来。
    乔如星看着乔夫人的双腿,蹙眉问,“母亲的脚怎么了?”
    乔夫人摆摆手道,“没事,老毛病了,不用管我。”
    乔如星也懂一些医术,想要帮她看看,于是蹲下来掀开她膝头上的毯子,一时间傻了眼。
    毯子下面空荡荡的……
    母亲的双腿,母亲的双腿没有了……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    乔如星一脸茫然的看向了乔夫人。
    当初如果自己强硬一些,不许她去荣王府,不许她这么不顾礼义廉耻的贴上门去,星星就不会遭受这种重罪!
    都怪自己,当初身困牢笼,还以为她去了荣王府,讨了荣王的欢心,她们母女就能逃离苦海。
    是她存了这种心思,才让星星一脚踏进了那火坑里去,最后落得那等的下场!
    都是她的错啊!
    乔夫人紧紧拥着乔如星,还是哭得不能自己。
    乔如星被勒得快要不能呼吸了,可是母亲情绪激动,需要发泄,她只能一动不动,像一根咸萝卜似的被母亲紧紧的拥着。
    乔风看得低低提醒道,“母亲,你抱得太紧,勒着星星了。”
    乔夫人回过神来,一下子放开了自己的手,紧张的道,“母亲勒着你了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都怪母亲,一时欢喜太过……”
    乔夫人有些手足无措。
    乔如星笑道,“我没事,我又不是豆腐,我身体好着呢,母亲随便勒。”
    她一句话逗笑了乔夫人,乔夫人笑中带泪,“你这孩子!”
    然后执起了她的小手道,“让母亲看看你,好好看看你。”
    乔如星站了起来,转了一圈,让她好好看个遍。
    乔夫人看见她长得很好,比以前漂亮了许多许多,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,气质也跟以往大变样,不由得又欣慰又心疼。
    欣慰是她变得这么好!
    心疼是,她受尽了劫难,受尽了磨难,才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!
    她的星星啊!
    乔夫人执着她的小手,禁不住又眼眶发红,泪珠滚滚。
    乔如星拿起手帕,帮她擦掉眼泪,低低安抚道,“母亲别哭,我这不是好好的么,谁不曾爱过几个渣男呢,往事如风,过去的事我都忘了。”
    “忘了好,忘了好,以后跟在母亲身边,母亲会好好护着你,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。”
    乔夫人擦了擦自己的眼泪,哽咽一句。
    母女俩你一句我一句,执手诉说衷肠,说了许久许久。
    小九也住在这里,她已经带着那个小姑娘去厨房做了一桌子菜出来了。
    走了进来,笑盈盈的道,“夫人,七哥,星星,晚饭做好了,咱们吃饭吧。”
    乔夫人赶紧道,“对,先吃饭,星星千里迢迢回来,一定是饿了,都怪我,只顾着问长问短。”
    乔如星笑道,“还真是饿了。”
    起身走了出来。
    饭摆在院子外头,乔风将乔夫人推了出来。
    乔如星看着乔夫人的双腿,蹙眉问,“母亲的脚怎么了?”
    乔夫人摆摆手道,“没事,老毛病了,不用管我。”
    乔如星也懂一些医术,想要帮她看看,于是蹲下来掀开她膝头上的毯子,一时间傻了眼。
    毯子下面空荡荡的……
    母亲的双腿,母亲的双腿没有了……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    乔如星一脸茫然的看向了乔夫人。
    当初如果自己强硬一些,不许她去荣王府,不许她这么不顾礼义廉耻的贴上门去,星星就不会遭受这种重罪!
    都怪自己,当初身困牢笼,还以为她去了荣王府,讨了荣王的欢心,她们母女就能逃离苦海。
    是她存了这种心思,才让星星一脚踏进了那火坑里去,最后落得那等的下场!
    都是她的错啊!
    乔夫人紧紧拥着乔如星,还是哭得不能自己。
    乔如星被勒得快要不能呼吸了,可是母亲情绪激动,需要发泄,她只能一动不动,像一根咸萝卜似的被母亲紧紧的拥着。
    乔风看得低低提醒道,“母亲,你抱得太紧,勒着星星了。”
    乔夫人回过神来,一下子放开了自己的手,紧张的道,“母亲勒着你了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都怪母亲,一时欢喜太过……”
    乔夫人有些手足无措。
    乔如星笑道,“我没事,我又不是豆腐,我身体好着呢,母亲随便勒。”
    她一句话逗笑了乔夫人,乔夫人笑中带泪,“你这孩子!”
    然后执起了她的小手道,“让母亲看看你,好好看看你。”
    乔如星站了起来,转了一圈,让她好好看个遍。
    乔夫人看见她长得很好,比以前漂亮了许多许多,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,气质也跟以往大变样,不由得又欣慰又心疼。
    欣慰是她变得这么好!
    心疼是,她受尽了劫难,受尽了磨难,才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!
    她的星星啊!
    乔夫人执着她的小手,禁不住又眼眶发红,泪珠滚滚。
    乔如星拿起手帕,帮她擦掉眼泪,低低安抚道,“母亲别哭,我这不是好好的么,谁不曾爱过几个渣男呢,往事如风,过去的事我都忘了。”
    “忘了好,忘了好,以后跟在母亲身边,母亲会好好护着你,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。”
    乔夫人擦了擦自己的眼泪,哽咽一句。
    母女俩你一句我一句,执手诉说衷肠,说了许久许久。
    小九也住在这里,她已经带着那个小姑娘去厨房做了一桌子菜出来了。
    走了进来,笑盈盈的道,“夫人,七哥,星星,晚饭做好了,咱们吃饭吧。”
    乔夫人赶紧道,“对,先吃饭,星星千里迢迢回来,一定是饿了,都怪我,只顾着问长问短。”
    乔如星笑道,“还真是饿了。”
    起身走了出来。
    饭摆在院子外头,乔风将乔夫人推了出来。
    乔如星看着乔夫人的双腿,蹙眉问,“母亲的脚怎么了?”
    乔夫人摆摆手道,“没事,老毛病了,不用管我。”
    乔如星也懂一些医术,想要帮她看看,于是蹲下来掀开她膝头上的毯子,一时间傻了眼。
    毯子下面空荡荡的……
    母亲的双腿,母亲的双腿没有了……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    乔如星一脸茫然的看向了乔夫人。
    当初如果自己强硬一些,不许她去荣王府,不许她这么不顾礼义廉耻的贴上门去,星星就不会遭受这种重罪!
    都怪自己,当初身困牢笼,还以为她去了荣王府,讨了荣王的欢心,她们母女就能逃离苦海。
    是她存了这种心思,才让星星一脚踏进了那火坑里去,最后落得那等的下场!
    都是她的错啊!
    乔夫人紧紧拥着乔如星,还是哭得不能自己。
    乔如星被勒得快要不能呼吸了,可是母亲情绪激动,需要发泄,她只能一动不动,像一根咸萝卜似的被母亲紧紧的拥着。
    乔风看得低低提醒道,“母亲,你抱得太紧,勒着星星了。”
    乔夫人回过神来,一下子放开了自己的手,紧张的道,“母亲勒着你了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都怪母亲,一时欢喜太过……”
    乔夫人有些手足无措。
    乔如星笑道,“我没事,我又不是豆腐,我身体好着呢,母亲随便勒。”
    她一句话逗笑了乔夫人,乔夫人笑中带泪,“你这孩子!”
    然后执起了她的小手道,“让母亲看看你,好好看看你。”
    乔如星站了起来,转了一圈,让她好好看个遍。
    乔夫人看见她长得很好,比以前漂亮了许多许多,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,气质也跟以往大变样,不由得又欣慰又心疼。
    欣慰是她变得这么好!
    心疼是,她受尽了劫难,受尽了磨难,才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!
    她的星星啊!
    乔夫人执着她的小手,禁不住又眼眶发红,泪珠滚滚。
    乔如星拿起手帕,帮她擦掉眼泪,低低安抚道,“母亲别哭,我这不是好好的么,谁不曾爱过几个渣男呢,往事如风,过去的事我都忘了。”
    “忘了好,忘了好,以后跟在母亲身边,母亲会好好护着你,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。”
    乔夫人擦了擦自己的眼泪,哽咽一句。
    母女俩你一句我一句,执手诉说衷肠,说了许久许久。
    小九也住在这里,她已经带着那个小姑娘去厨房做了一桌子菜出来了。
    走了进来,笑盈盈的道,“夫人,七哥,星星,晚饭做好了,咱们吃饭吧。”
    乔夫人赶紧道,“对,先吃饭,星星千里迢迢回来,一定是饿了,都怪我,只顾着问长问短。”
    乔如星笑道,“还真是饿了。”
    起身走了出来。
    饭摆在院子外头,乔风将乔夫人推了出来。
    乔如星看着乔夫人的双腿,蹙眉问,“母亲的脚怎么了?”
    乔夫人摆摆手道,“没事,老毛病了,不用管我。”
    乔如星也懂一些医术,想要帮她看看,于是蹲下来掀开她膝头上的毯子,一时间傻了眼。
    毯子下面空荡荡的……
    母亲的双腿,母亲的双腿没有了……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    乔如星一脸茫然的看向了乔夫人。
    当初如果自己强硬一些,不许她去荣王府,不许她这么不顾礼义廉耻的贴上门去,星星就不会遭受这种重罪!
    都怪自己,当初身困牢笼,还以为她去了荣王府,讨了荣王的欢心,她们母女就能逃离苦海。
    是她存了这种心思,才让星星一脚踏进了那火坑里去,最后落得那等的下场!
    都是她的错啊!
    乔夫人紧紧拥着乔如星,还是哭得不能自己。
    乔如星被勒得快要不能呼吸了,可是母亲情绪激动,需要发泄,她只能一动不动,像一根咸萝卜似的被母亲紧紧的拥着。
    乔风看得低低提醒道,“母亲,你抱得太紧,勒着星星了。”
    乔夫人回过神来,一下子放开了自己的手,紧张的道,“母亲勒着你了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都怪母亲,一时欢喜太过……”
    乔夫人有些手足无措。
    乔如星笑道,“我没事,我又不是豆腐,我身体好着呢,母亲随便勒。”
    她一句话逗笑了乔夫人,乔夫人笑中带泪,“你这孩子!”
    然后执起了她的小手道,“让母亲看看你,好好看看你。”
    乔如星站了起来,转了一圈,让她好好看个遍。
    乔夫人看见她长得很好,比以前漂亮了许多许多,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,气质也跟以往大变样,不由得又欣慰又心疼。
    欣慰是她变得这么好!
    心疼是,她受尽了劫难,受尽了磨难,才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!
    她的星星啊!
    乔夫人执着她的小手,禁不住又眼眶发红,泪珠滚滚。
    乔如星拿起手帕,帮她擦掉眼泪,低低安抚道,“母亲别哭,我这不是好好的么,谁不曾爱过几个渣男呢,往事如风,过去的事我都忘了。”
    “忘了好,忘了好,以后跟在母亲身边,母亲会好好护着你,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。”
    乔夫人擦了擦自己的眼泪,哽咽一句。
    母女俩你一句我一句,执手诉说衷肠,说了许久许久。
    小九也住在这里,她已经带着那个小姑娘去厨房做了一桌子菜出来了。
    走了进来,笑盈盈的道,“夫人,七哥,星星,晚饭做好了,咱们吃饭吧。”
    乔夫人赶紧道,“对,先吃饭,星星千里迢迢回来,一定是饿了,都怪我,只顾着问长问短。”
    乔如星笑道,“还真是饿了。”
    起身走了出来。
    饭摆在院子外头,乔风将乔夫人推了出来。
    乔如星看着乔夫人的双腿,蹙眉问,“母亲的脚怎么了?”
    乔夫人摆摆手道,“没事,老毛病了,不用管我。”
    乔如星也懂一些医术,想要帮她看看,于是蹲下来掀开她膝头上的毯子,一时间傻了眼。
    毯子下面空荡荡的……
    母亲的双腿,母亲的双腿没有了……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    乔如星一脸茫然的看向了乔夫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