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国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异界浩然正气 > 第三百四十九章 商议如何迎中秋
    万记粮铺的掌柜和伙计听到王劲松要给他们登记在册身份信息,赶紧让王劲松坐下,然后拿出笔墨纸砚来。
    王劲松看到几人的样子,倒也有些理解,毕竟这可是入官籍的机会,他们能不主动点吗?
    等到过了一会,王劲松将几人的身份全部登记好了,他将写好的东西交给自己身后的一人。
    “你拿着这些去府衙将手续办了。”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    “明日,你们几人就可以去官府领取自己的身份证明,从今以后,你等就是正式拥有官籍的人,望你等几人好自为之。”
    “多谢大人,大人辛苦了。”
    “你们粮铺里还有多少粮食,全部统计出来,将具体数字告诉本官,既然这里从今以后归了官府,那从今以后,有多少粮食,都得让官府知道,不得有任何差错。”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还不给大人上茶?没眼色的东西。”
    万三看到一个伙计立刻跑去泡茶,这才说:“大人,这些个伙计比较愚钝,请大人莫怪。”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    “大人,您先稍等片刻,小的这就去给您统计,保证一粒米也不会放过。”
    “好,那你快去,本官在这里等着。”
    “嗳,小的这就去。”
    万三说完,跑进柜台里将所有的册子拿出来,然后在算盘上飞快的敲打着。
    得亏万三平日里按照万富有的吩咐将所有的数据记录好了,所以,他这才没用多久就将万记粮铺目前所有的粮食给算了出来。
    “大人,这是目前粮铺里拥有的粮食,请大人过目。”
    王劲松将万三交给自己的纸拿在手里,仔细的看了看说:“很好,这样本官也可以去给叶大人交代了。好了,此间事了,本官走了。”
    “大人慢走。”
    万记粮铺的几人恭敬的将王劲松送出了万记粮铺。
    万三看着王劲松走远,他抬起头看着头:“去,将这个牌匾给我拿下来,找人去做个新牌匾,上面就按照大人写的,写大楚皇朝粮铺,听清楚了吗?”
    “听清楚了,掌柜的。”
    “听清楚了还不快去?等着我请你去吗?”
    万三看着这个伙计跑出去,这才背着手站在大街上看着粮铺。
    万三看着这个粮铺,心中想:万记粮铺归朝廷所有了,不知道老爷如何了?
    难道说?老爷……
    不,不会的,老爷应该没事的,如果老爷有事情,又怎么会给我们万记粮铺的所有掌柜和伙计安排好后路?
    老爷,我等都是托了您的福了,万三希望老爷没有任何事情。
    “好了,都别站着了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,别在门口杵着了,以后都是要吃官家粮的人,可不能和平日里一样,都记住了吗?”
    “记住了,掌柜的。”
    “好了,干活去。”
    叶千山来到雍州城府衙,一进去,他就被一些官员给围住。
    “叶大人,这次的病情来势汹汹,不知道那几位郎中找到解决的办法了没?”
    叶千山听了他们问的,没有直接回答他们的问题,而是走到了火炉旁坐下,然后伸出手,烤起了火。
    万记粮铺的掌柜和伙计听到王劲松要给他们登记在册身份信息,赶紧让王劲松坐下,然后拿出笔墨纸砚来。
    王劲松看到几人的样子,倒也有些理解,毕竟这可是入官籍的机会,他们能不主动点吗?
    等到过了一会,王劲松将几人的身份全部登记好了,他将写好的东西交给自己身后的一人。
    “你拿着这些去府衙将手续办了。”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    “明日,你们几人就可以去官府领取自己的身份证明,从今以后,你等就是正式拥有官籍的人,望你等几人好自为之。”
    “多谢大人,大人辛苦了。”
    “你们粮铺里还有多少粮食,全部统计出来,将具体数字告诉本官,既然这里从今以后归了官府,那从今以后,有多少粮食,都得让官府知道,不得有任何差错。”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还不给大人上茶?没眼色的东西。”
    万三看到一个伙计立刻跑去泡茶,这才说:“大人,这些个伙计比较愚钝,请大人莫怪。”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    “大人,您先稍等片刻,小的这就去给您统计,保证一粒米也不会放过。”
    “好,那你快去,本官在这里等着。”
    “嗳,小的这就去。”
    万三说完,跑进柜台里将所有的册子拿出来,然后在算盘上飞快的敲打着。
    得亏万三平日里按照万富有的吩咐将所有的数据记录好了,所以,他这才没用多久就将万记粮铺目前所有的粮食给算了出来。
    “大人,这是目前粮铺里拥有的粮食,请大人过目。”
    王劲松将万三交给自己的纸拿在手里,仔细的看了看说:“很好,这样本官也可以去给叶大人交代了。好了,此间事了,本官走了。”
    “大人慢走。”
    万记粮铺的几人恭敬的将王劲松送出了万记粮铺。
    万三看着王劲松走远,他抬起头看着头:“去,将这个牌匾给我拿下来,找人去做个新牌匾,上面就按照大人写的,写大楚皇朝粮铺,听清楚了吗?”
    “听清楚了,掌柜的。”
    “听清楚了还不快去?等着我请你去吗?”
    万三看着这个伙计跑出去,这才背着手站在大街上看着粮铺。
    万三看着这个粮铺,心中想:万记粮铺归朝廷所有了,不知道老爷如何了?
    难道说?老爷……
    不,不会的,老爷应该没事的,如果老爷有事情,又怎么会给我们万记粮铺的所有掌柜和伙计安排好后路?
    老爷,我等都是托了您的福了,万三希望老爷没有任何事情。
    “好了,都别站着了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,别在门口杵着了,以后都是要吃官家粮的人,可不能和平日里一样,都记住了吗?”
    “记住了,掌柜的。”
    “好了,干活去。”
    叶千山来到雍州城府衙,一进去,他就被一些官员给围住。
    “叶大人,这次的病情来势汹汹,不知道那几位郎中找到解决的办法了没?”
    叶千山听了他们问的,没有直接回答他们的问题,而是走到了火炉旁坐下,然后伸出手,烤起了火。
    万记粮铺的掌柜和伙计听到王劲松要给他们登记在册身份信息,赶紧让王劲松坐下,然后拿出笔墨纸砚来。
    王劲松看到几人的样子,倒也有些理解,毕竟这可是入官籍的机会,他们能不主动点吗?
    等到过了一会,王劲松将几人的身份全部登记好了,他将写好的东西交给自己身后的一人。
    “你拿着这些去府衙将手续办了。”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    “明日,你们几人就可以去官府领取自己的身份证明,从今以后,你等就是正式拥有官籍的人,望你等几人好自为之。”
    “多谢大人,大人辛苦了。”
    “你们粮铺里还有多少粮食,全部统计出来,将具体数字告诉本官,既然这里从今以后归了官府,那从今以后,有多少粮食,都得让官府知道,不得有任何差错。”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还不给大人上茶?没眼色的东西。”
    万三看到一个伙计立刻跑去泡茶,这才说:“大人,这些个伙计比较愚钝,请大人莫怪。”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    “大人,您先稍等片刻,小的这就去给您统计,保证一粒米也不会放过。”
    “好,那你快去,本官在这里等着。”
    “嗳,小的这就去。”
    万三说完,跑进柜台里将所有的册子拿出来,然后在算盘上飞快的敲打着。
    得亏万三平日里按照万富有的吩咐将所有的数据记录好了,所以,他这才没用多久就将万记粮铺目前所有的粮食给算了出来。
    “大人,这是目前粮铺里拥有的粮食,请大人过目。”
    王劲松将万三交给自己的纸拿在手里,仔细的看了看说:“很好,这样本官也可以去给叶大人交代了。好了,此间事了,本官走了。”
    “大人慢走。”
    万记粮铺的几人恭敬的将王劲松送出了万记粮铺。
    万三看着王劲松走远,他抬起头看着头:“去,将这个牌匾给我拿下来,找人去做个新牌匾,上面就按照大人写的,写大楚皇朝粮铺,听清楚了吗?”
    “听清楚了,掌柜的。”
    “听清楚了还不快去?等着我请你去吗?”
    万三看着这个伙计跑出去,这才背着手站在大街上看着粮铺。
    万三看着这个粮铺,心中想:万记粮铺归朝廷所有了,不知道老爷如何了?
    难道说?老爷……
    不,不会的,老爷应该没事的,如果老爷有事情,又怎么会给我们万记粮铺的所有掌柜和伙计安排好后路?
    老爷,我等都是托了您的福了,万三希望老爷没有任何事情。
    “好了,都别站着了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,别在门口杵着了,以后都是要吃官家粮的人,可不能和平日里一样,都记住了吗?”
    “记住了,掌柜的。”
    “好了,干活去。”
    叶千山来到雍州城府衙,一进去,他就被一些官员给围住。
    “叶大人,这次的病情来势汹汹,不知道那几位郎中找到解决的办法了没?”
    叶千山听了他们问的,没有直接回答他们的问题,而是走到了火炉旁坐下,然后伸出手,烤起了火。
    万记粮铺的掌柜和伙计听到王劲松要给他们登记在册身份信息,赶紧让王劲松坐下,然后拿出笔墨纸砚来。
    王劲松看到几人的样子,倒也有些理解,毕竟这可是入官籍的机会,他们能不主动点吗?
    等到过了一会,王劲松将几人的身份全部登记好了,他将写好的东西交给自己身后的一人。
    “你拿着这些去府衙将手续办了。”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    “明日,你们几人就可以去官府领取自己的身份证明,从今以后,你等就是正式拥有官籍的人,望你等几人好自为之。”
    “多谢大人,大人辛苦了。”
    “你们粮铺里还有多少粮食,全部统计出来,将具体数字告诉本官,既然这里从今以后归了官府,那从今以后,有多少粮食,都得让官府知道,不得有任何差错。”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还不给大人上茶?没眼色的东西。”
    万三看到一个伙计立刻跑去泡茶,这才说:“大人,这些个伙计比较愚钝,请大人莫怪。”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    “大人,您先稍等片刻,小的这就去给您统计,保证一粒米也不会放过。”
    “好,那你快去,本官在这里等着。”
    “嗳,小的这就去。”
    万三说完,跑进柜台里将所有的册子拿出来,然后在算盘上飞快的敲打着。
    得亏万三平日里按照万富有的吩咐将所有的数据记录好了,所以,他这才没用多久就将万记粮铺目前所有的粮食给算了出来。
    “大人,这是目前粮铺里拥有的粮食,请大人过目。”
    王劲松将万三交给自己的纸拿在手里,仔细的看了看说:“很好,这样本官也可以去给叶大人交代了。好了,此间事了,本官走了。”
    “大人慢走。”
    万记粮铺的几人恭敬的将王劲松送出了万记粮铺。
    万三看着王劲松走远,他抬起头看着头:“去,将这个牌匾给我拿下来,找人去做个新牌匾,上面就按照大人写的,写大楚皇朝粮铺,听清楚了吗?”
    “听清楚了,掌柜的。”
    “听清楚了还不快去?等着我请你去吗?”
    万三看着这个伙计跑出去,这才背着手站在大街上看着粮铺。
    万三看着这个粮铺,心中想:万记粮铺归朝廷所有了,不知道老爷如何了?
    难道说?老爷……
    不,不会的,老爷应该没事的,如果老爷有事情,又怎么会给我们万记粮铺的所有掌柜和伙计安排好后路?
    老爷,我等都是托了您的福了,万三希望老爷没有任何事情。
    “好了,都别站着了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,别在门口杵着了,以后都是要吃官家粮的人,可不能和平日里一样,都记住了吗?”
    “记住了,掌柜的。”
    “好了,干活去。”
    叶千山来到雍州城府衙,一进去,他就被一些官员给围住。
    “叶大人,这次的病情来势汹汹,不知道那几位郎中找到解决的办法了没?”
    叶千山听了他们问的,没有直接回答他们的问题,而是走到了火炉旁坐下,然后伸出手,烤起了火。
    万记粮铺的掌柜和伙计听到王劲松要给他们登记在册身份信息,赶紧让王劲松坐下,然后拿出笔墨纸砚来。
    王劲松看到几人的样子,倒也有些理解,毕竟这可是入官籍的机会,他们能不主动点吗?
    等到过了一会,王劲松将几人的身份全部登记好了,他将写好的东西交给自己身后的一人。
    “你拿着这些去府衙将手续办了。”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    “明日,你们几人就可以去官府领取自己的身份证明,从今以后,你等就是正式拥有官籍的人,望你等几人好自为之。”
    “多谢大人,大人辛苦了。”
    “你们粮铺里还有多少粮食,全部统计出来,将具体数字告诉本官,既然这里从今以后归了官府,那从今以后,有多少粮食,都得让官府知道,不得有任何差错。”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还不给大人上茶?没眼色的东西。”
    万三看到一个伙计立刻跑去泡茶,这才说:“大人,这些个伙计比较愚钝,请大人莫怪。”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    “大人,您先稍等片刻,小的这就去给您统计,保证一粒米也不会放过。”
    “好,那你快去,本官在这里等着。”
    “嗳,小的这就去。”
    万三说完,跑进柜台里将所有的册子拿出来,然后在算盘上飞快的敲打着。
    得亏万三平日里按照万富有的吩咐将所有的数据记录好了,所以,他这才没用多久就将万记粮铺目前所有的粮食给算了出来。
    “大人,这是目前粮铺里拥有的粮食,请大人过目。”
    王劲松将万三交给自己的纸拿在手里,仔细的看了看说:“很好,这样本官也可以去给叶大人交代了。好了,此间事了,本官走了。”
    “大人慢走。”
    万记粮铺的几人恭敬的将王劲松送出了万记粮铺。
    万三看着王劲松走远,他抬起头看着头:“去,将这个牌匾给我拿下来,找人去做个新牌匾,上面就按照大人写的,写大楚皇朝粮铺,听清楚了吗?”
    “听清楚了,掌柜的。”
    “听清楚了还不快去?等着我请你去吗?”
    万三看着这个伙计跑出去,这才背着手站在大街上看着粮铺。
    万三看着这个粮铺,心中想:万记粮铺归朝廷所有了,不知道老爷如何了?
    难道说?老爷……
    不,不会的,老爷应该没事的,如果老爷有事情,又怎么会给我们万记粮铺的所有掌柜和伙计安排好后路?
    老爷,我等都是托了您的福了,万三希望老爷没有任何事情。
    “好了,都别站着了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,别在门口杵着了,以后都是要吃官家粮的人,可不能和平日里一样,都记住了吗?”
    “记住了,掌柜的。”
    “好了,干活去。”
    叶千山来到雍州城府衙,一进去,他就被一些官员给围住。
    “叶大人,这次的病情来势汹汹,不知道那几位郎中找到解决的办法了没?”
    叶千山听了他们问的,没有直接回答他们的问题,而是走到了火炉旁坐下,然后伸出手,烤起了火。
    万记粮铺的掌柜和伙计听到王劲松要给他们登记在册身份信息,赶紧让王劲松坐下,然后拿出笔墨纸砚来。
    王劲松看到几人的样子,倒也有些理解,毕竟这可是入官籍的机会,他们能不主动点吗?
    等到过了一会,王劲松将几人的身份全部登记好了,他将写好的东西交给自己身后的一人。
    “你拿着这些去府衙将手续办了。”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    “明日,你们几人就可以去官府领取自己的身份证明,从今以后,你等就是正式拥有官籍的人,望你等几人好自为之。”
    “多谢大人,大人辛苦了。”
    “你们粮铺里还有多少粮食,全部统计出来,将具体数字告诉本官,既然这里从今以后归了官府,那从今以后,有多少粮食,都得让官府知道,不得有任何差错。”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还不给大人上茶?没眼色的东西。”
    万三看到一个伙计立刻跑去泡茶,这才说:“大人,这些个伙计比较愚钝,请大人莫怪。”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    “大人,您先稍等片刻,小的这就去给您统计,保证一粒米也不会放过。”
    “好,那你快去,本官在这里等着。”
    “嗳,小的这就去。”
    万三说完,跑进柜台里将所有的册子拿出来,然后在算盘上飞快的敲打着。
    得亏万三平日里按照万富有的吩咐将所有的数据记录好了,所以,他这才没用多久就将万记粮铺目前所有的粮食给算了出来。
    “大人,这是目前粮铺里拥有的粮食,请大人过目。”
    王劲松将万三交给自己的纸拿在手里,仔细的看了看说:“很好,这样本官也可以去给叶大人交代了。好了,此间事了,本官走了。”
    “大人慢走。”
    万记粮铺的几人恭敬的将王劲松送出了万记粮铺。
    万三看着王劲松走远,他抬起头看着头:“去,将这个牌匾给我拿下来,找人去做个新牌匾,上面就按照大人写的,写大楚皇朝粮铺,听清楚了吗?”
    “听清楚了,掌柜的。”
    “听清楚了还不快去?等着我请你去吗?”
    万三看着这个伙计跑出去,这才背着手站在大街上看着粮铺。
    万三看着这个粮铺,心中想:万记粮铺归朝廷所有了,不知道老爷如何了?
    难道说?老爷……
    不,不会的,老爷应该没事的,如果老爷有事情,又怎么会给我们万记粮铺的所有掌柜和伙计安排好后路?
    老爷,我等都是托了您的福了,万三希望老爷没有任何事情。
    “好了,都别站着了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,别在门口杵着了,以后都是要吃官家粮的人,可不能和平日里一样,都记住了吗?”
    “记住了,掌柜的。”
    “好了,干活去。”
    叶千山来到雍州城府衙,一进去,他就被一些官员给围住。
    “叶大人,这次的病情来势汹汹,不知道那几位郎中找到解决的办法了没?”
    叶千山听了他们问的,没有直接回答他们的问题,而是走到了火炉旁坐下,然后伸出手,烤起了火。
    万记粮铺的掌柜和伙计听到王劲松要给他们登记在册身份信息,赶紧让王劲松坐下,然后拿出笔墨纸砚来。
    王劲松看到几人的样子,倒也有些理解,毕竟这可是入官籍的机会,他们能不主动点吗?
    等到过了一会,王劲松将几人的身份全部登记好了,他将写好的东西交给自己身后的一人。
    “你拿着这些去府衙将手续办了。”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    “明日,你们几人就可以去官府领取自己的身份证明,从今以后,你等就是正式拥有官籍的人,望你等几人好自为之。”
    “多谢大人,大人辛苦了。”
    “你们粮铺里还有多少粮食,全部统计出来,将具体数字告诉本官,既然这里从今以后归了官府,那从今以后,有多少粮食,都得让官府知道,不得有任何差错。”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还不给大人上茶?没眼色的东西。”
    万三看到一个伙计立刻跑去泡茶,这才说:“大人,这些个伙计比较愚钝,请大人莫怪。”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    “大人,您先稍等片刻,小的这就去给您统计,保证一粒米也不会放过。”
    “好,那你快去,本官在这里等着。”
    “嗳,小的这就去。”
    万三说完,跑进柜台里将所有的册子拿出来,然后在算盘上飞快的敲打着。
    得亏万三平日里按照万富有的吩咐将所有的数据记录好了,所以,他这才没用多久就将万记粮铺目前所有的粮食给算了出来。
    “大人,这是目前粮铺里拥有的粮食,请大人过目。”
    王劲松将万三交给自己的纸拿在手里,仔细的看了看说:“很好,这样本官也可以去给叶大人交代了。好了,此间事了,本官走了。”
    “大人慢走。”
    万记粮铺的几人恭敬的将王劲松送出了万记粮铺。
    万三看着王劲松走远,他抬起头看着头:“去,将这个牌匾给我拿下来,找人去做个新牌匾,上面就按照大人写的,写大楚皇朝粮铺,听清楚了吗?”
    “听清楚了,掌柜的。”
    “听清楚了还不快去?等着我请你去吗?”
    万三看着这个伙计跑出去,这才背着手站在大街上看着粮铺。
    万三看着这个粮铺,心中想:万记粮铺归朝廷所有了,不知道老爷如何了?
    难道说?老爷……
    不,不会的,老爷应该没事的,如果老爷有事情,又怎么会给我们万记粮铺的所有掌柜和伙计安排好后路?
    老爷,我等都是托了您的福了,万三希望老爷没有任何事情。
    “好了,都别站着了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,别在门口杵着了,以后都是要吃官家粮的人,可不能和平日里一样,都记住了吗?”
    “记住了,掌柜的。”
    “好了,干活去。”
    叶千山来到雍州城府衙,一进去,他就被一些官员给围住。
    “叶大人,这次的病情来势汹汹,不知道那几位郎中找到解决的办法了没?”
    叶千山听了他们问的,没有直接回答他们的问题,而是走到了火炉旁坐下,然后伸出手,烤起了火。
    万记粮铺的掌柜和伙计听到王劲松要给他们登记在册身份信息,赶紧让王劲松坐下,然后拿出笔墨纸砚来。
    王劲松看到几人的样子,倒也有些理解,毕竟这可是入官籍的机会,他们能不主动点吗?
    等到过了一会,王劲松将几人的身份全部登记好了,他将写好的东西交给自己身后的一人。
    “你拿着这些去府衙将手续办了。”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    “明日,你们几人就可以去官府领取自己的身份证明,从今以后,你等就是正式拥有官籍的人,望你等几人好自为之。”
    “多谢大人,大人辛苦了。”
    “你们粮铺里还有多少粮食,全部统计出来,将具体数字告诉本官,既然这里从今以后归了官府,那从今以后,有多少粮食,都得让官府知道,不得有任何差错。”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还不给大人上茶?没眼色的东西。”
    万三看到一个伙计立刻跑去泡茶,这才说:“大人,这些个伙计比较愚钝,请大人莫怪。”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    “大人,您先稍等片刻,小的这就去给您统计,保证一粒米也不会放过。”
    “好,那你快去,本官在这里等着。”
    “嗳,小的这就去。”
    万三说完,跑进柜台里将所有的册子拿出来,然后在算盘上飞快的敲打着。
    得亏万三平日里按照万富有的吩咐将所有的数据记录好了,所以,他这才没用多久就将万记粮铺目前所有的粮食给算了出来。
    “大人,这是目前粮铺里拥有的粮食,请大人过目。”
    王劲松将万三交给自己的纸拿在手里,仔细的看了看说:“很好,这样本官也可以去给叶大人交代了。好了,此间事了,本官走了。”
    “大人慢走。”
    万记粮铺的几人恭敬的将王劲松送出了万记粮铺。
    万三看着王劲松走远,他抬起头看着头:“去,将这个牌匾给我拿下来,找人去做个新牌匾,上面就按照大人写的,写大楚皇朝粮铺,听清楚了吗?”
    “听清楚了,掌柜的。”
    “听清楚了还不快去?等着我请你去吗?”
    万三看着这个伙计跑出去,这才背着手站在大街上看着粮铺。
    万三看着这个粮铺,心中想:万记粮铺归朝廷所有了,不知道老爷如何了?
    难道说?老爷……
    不,不会的,老爷应该没事的,如果老爷有事情,又怎么会给我们万记粮铺的所有掌柜和伙计安排好后路?
    老爷,我等都是托了您的福了,万三希望老爷没有任何事情。
    “好了,都别站着了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,别在门口杵着了,以后都是要吃官家粮的人,可不能和平日里一样,都记住了吗?”
    “记住了,掌柜的。”
    “好了,干活去。”
    叶千山来到雍州城府衙,一进去,他就被一些官员给围住。
    “叶大人,这次的病情来势汹汹,不知道那几位郎中找到解决的办法了没?”
    叶千山听了他们问的,没有直接回答他们的问题,而是走到了火炉旁坐下,然后伸出手,烤起了火。
    万记粮铺的掌柜和伙计听到王劲松要给他们登记在册身份信息,赶紧让王劲松坐下,然后拿出笔墨纸砚来。
    王劲松看到几人的样子,倒也有些理解,毕竟这可是入官籍的机会,他们能不主动点吗?
    等到过了一会,王劲松将几人的身份全部登记好了,他将写好的东西交给自己身后的一人。
    “你拿着这些去府衙将手续办了。”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    “明日,你们几人就可以去官府领取自己的身份证明,从今以后,你等就是正式拥有官籍的人,望你等几人好自为之。”
    “多谢大人,大人辛苦了。”
    “你们粮铺里还有多少粮食,全部统计出来,将具体数字告诉本官,既然这里从今以后归了官府,那从今以后,有多少粮食,都得让官府知道,不得有任何差错。”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还不给大人上茶?没眼色的东西。”
    万三看到一个伙计立刻跑去泡茶,这才说:“大人,这些个伙计比较愚钝,请大人莫怪。”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    “大人,您先稍等片刻,小的这就去给您统计,保证一粒米也不会放过。”
    “好,那你快去,本官在这里等着。”
    “嗳,小的这就去。”
    万三说完,跑进柜台里将所有的册子拿出来,然后在算盘上飞快的敲打着。
    得亏万三平日里按照万富有的吩咐将所有的数据记录好了,所以,他这才没用多久就将万记粮铺目前所有的粮食给算了出来。
    “大人,这是目前粮铺里拥有的粮食,请大人过目。”
    王劲松将万三交给自己的纸拿在手里,仔细的看了看说:“很好,这样本官也可以去给叶大人交代了。好了,此间事了,本官走了。”
    “大人慢走。”
    万记粮铺的几人恭敬的将王劲松送出了万记粮铺。
    万三看着王劲松走远,他抬起头看着头:“去,将这个牌匾给我拿下来,找人去做个新牌匾,上面就按照大人写的,写大楚皇朝粮铺,听清楚了吗?”
    “听清楚了,掌柜的。”
    “听清楚了还不快去?等着我请你去吗?”
    万三看着这个伙计跑出去,这才背着手站在大街上看着粮铺。
    万三看着这个粮铺,心中想:万记粮铺归朝廷所有了,不知道老爷如何了?
    难道说?老爷……
    不,不会的,老爷应该没事的,如果老爷有事情,又怎么会给我们万记粮铺的所有掌柜和伙计安排好后路?
    老爷,我等都是托了您的福了,万三希望老爷没有任何事情。
    “好了,都别站着了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,别在门口杵着了,以后都是要吃官家粮的人,可不能和平日里一样,都记住了吗?”
    “记住了,掌柜的。”
    “好了,干活去。”
    叶千山来到雍州城府衙,一进去,他就被一些官员给围住。
    “叶大人,这次的病情来势汹汹,不知道那几位郎中找到解决的办法了没?”
    叶千山听了他们问的,没有直接回答他们的问题,而是走到了火炉旁坐下,然后伸出手,烤起了火。